4场进球彩一等奖

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在堅守中拓展正義之疆——記四川省法院系統先進集體仁壽縣人民法院

       近年來,仁壽縣法院緊緊圍繞“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這一目標,認真履行審判職責、依法化解各類矛盾糾紛,充分發揮能動司法的作用,為大局服務、為人民司法。2014年,共受理各類案件5462件,結案5383件。全年共計16個部門、20名干警受到表彰獎勵,其中龍正人民法庭被評為全國法院人民法庭工作先進集體、富加人民法庭被評為全省法院優秀人民法庭、行政裝備科榮立集體三等功,3名干警榮獲個人三等功。近日,仁壽縣法院被省高院評為四川省法院系統先進集體,工作備受肯定。
       在案件立案、審理、執行的各環節,仁壽縣法院借力司法,以三個中心為立足點,積極打造網格化調解格局,多角度、多層次化解涉訴矛盾糾紛。
       建立人民調解中心,大力發展各鄉鎮(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司法所聯系點的調解力量,力爭達到化解矛盾、定分止爭的社會管控目標;構筑行政調解中心,基層行政組織在調解工作中擁有“先天優勢”,通過調研實踐,已經形成法庭——行政機關、鄉鎮街道(司法所、派出所等)——村(社區)調委會三級一體的調解格局;豐富行業調解中心,建立以群團、公司、工會行業協會、律師事務所等專業組織為骨干力量的調解組織,更加有效的解決類型性案件糾紛。
      

       借黨委之力 化解復雜群體糾紛


       對于影響社會穩定、影響區域經濟發展的群體性糾紛案件,僅憑審判機關的司法力量有時難以案結事了,仁壽縣法院在辦理涉及面廣的勞動爭議、房地產買賣等群體性糾紛案件時,積極向黨委匯報,借助黨委之力,有效化解矛盾糾紛。
       仁壽某家私廠經營不善,舉債經營,截止2014年10月,共向外民間借貸、向銀行貸款、欠付材料款、欠付子公司修健款及部分工人工資等共計約2.919億元。欠款到期后,債主不斷上門討債,多次圍堵工廠大門,致使工廠無法正常生產被迫關閉。工廠關閉后,廠方經與工人結算,自今年6月以來共欠工人工資184余萬元、房東租金及借款150萬元。面對如此多的資金缺口,工廠根本無力兌付。同時,房東封鎖了所有廠房、材料設備欲以資抵債,工人不斷要求廠方變賣廠房及資料設備,而廠方同意的變賣價格偏高,幾方矛盾導致群體性事件一觸即發。眼見討薪困難,一名工人情緒激動,爬上管委會樓頂以死相挾,并要求在12月15日前必須兌付。得知情況后,法院積極向縣委作了匯報,并提出了解決方案,在縣委的支持下,法院領導會同視高園區黨工委、管委會及相關職能部門工作人員分別緊急趕到現場安撫其情緒并立即兵分三路做思想工作。調解人員先后打了上百個電話,陸續調解10余次。雖然遭遇多次碰壁,遇到許多困難,但始終沒有放棄,終使這起極易引發惡性事件的討薪糾紛得以妥善處理,184余萬元工人工資已全部交付工人手中。工人激動地說:“法院真是為百姓辦實事的好地方啊!”

      借多部門之力 破解審執實踐難題

      為了滿足人民群眾的需求,仁壽縣法院以破解“執行難”為抓手,積極構建“點對點”司法查控系統,實現了與銀行、房管、公安、工商、車管等部門的對接,使法院可以通過網絡自動發起司法查控,與銀行等部門以電子文書形式,執行查控和司法協助業務,保障了執行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你好,請問是執行局嗎?我是方家派出所的工作人員,你們移交我所協助拘留的郭某,經查找現已至我所…………”聽聞此消息,執行法官喻建平、劉陽春等人迅速趕至方家派出所,經核實確為郭某本人,隨后與方家派出所的工作人員辦理了交接手續。
     “在執行過程中,我們的工作經常會涉及當事人房產、車子扣押以及存款凍結等,因此,房管局、車管所、銀行等相關部門有效協助就顯得尤為重要。”執行局局長劉劍感慨地說到。
       2008年8月,仁壽法院審結了一個借貸糾紛案件。案件判決后,被執行人黃某一直拒不執行生效判決。仁壽法院多次執行無果,窮盡執行措施仍未能查找到其可供執行的財產。自“點對點”查詢系統正式開通后,承辦執行人員通過該系統對黃某的存款及房產再次進行查詢,1月13日獲得查詢結果發現鐘某在眉山市內有房產一處,在信用社及農業銀行有存款1.6萬元,當天下午,承辦該案的執行局法官迅速出發趕到東坡區房管局對黃某的房產進行查封,隨后又對其存款進行扣劃,使該起案件順利執結。


       借社會之力 探索“訴調對接”模式

      “目前在贍養撫養案件、繼承案件、人身損害賠償案件、勞務糾紛等這幾類案件中,如果能夠先通過人民調解,往往能夠讓當事人的情緒更緩和,容易找到雙方的利益平衡點。”仁壽縣法院院長唐濤如是介紹。法官在審理案件中發現,很多當事人另有隱情,卻不愿在法庭上呈現,若此時委托給更了解當事人家庭情況的當地村(居)委會或與人民調解員、特邀調解員聯合調解,能夠更快速找到問題的根本所在,就更容易解開他們的心結。
       2013年4月,原告代某到龍正法庭起訴,稱被告雷某無故到原告家附近當眾辱罵自己“不是東西”、“禽獸不如”等等。原告認為被告的言語嚴重傷害了其名譽,在當地造成了極壞的影響,遂訴至法院要求被告消除影響,并賠償精神撫慰金10萬元。法庭接收此案后,首先組織雙方到庭了解案情。被告父親剛過世,原告讓被告采取火化,但在用語上不當引起了被告不滿。被告遂前往原告住處,并當著眾多鄰居的面對原告進行辱罵。承辦法官當即對被告的行為進行了嚴肅批評,被告也認識到自己因情緒處理不當說了一些過激的話,表示愿意當庭向原告道歉。但原告表示其名譽受到極大損失,不同意道歉了事。庭后,法官了解到:原、被告是遠親關系,且當時在場鄰居多為兩人親戚,原告認為被告在眾多親戚中傷了自己的面子,喪失了威信。考慮到這種情況,承辦法官決定邀請原告子女及當時在場的雙方親屬以及該村干部出席參與調解。法官讓在場的原告子女及親戚談談自己的看法,子女及親戚在看到被告誠摯的態度后,均表示彼此都是親戚,既然被告道歉就算了,以后大家還是親戚。接著村干部也表示會積極為這件事情辟謠,為原告消除影響。最終原告心結得以釋懷,同意被告當庭道歉,當即雙方握手言和。
       憑風借力好行船。對此,唐濤深有體會地說,化解復雜的涉訴矛盾與糾紛,單純依靠法院力量略顯單薄,只有主動借力、善于借力,社會和諧的大船才能越行越遠。

相關制度 工作動態 曝光名單 庭審直播 審判流程公開 裁判文書公開 案件查詢 網上立案
4场进球彩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