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场进球彩一等奖

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四川日報》:輕點鼠標 化解糾紛有智能“高參”

鐘成 唐薇 記者 劉春華

編者按:330日,四川日報《法治四川》版,整版專題報道了眉山法院作為最高人民法院訴非銜接矛盾糾紛解決機制改革試點地,探索信息化糾紛化解模式的良好成效。


“這個平臺幫助我快速解決了問題,如果走訴訟程序的話,說不定現在事情都沒有解決。”326日,卓小東提起眉山市東坡區法院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一體化平臺”贊不絕口。
  去年10月,卓小東在眉山某建筑工地務工時因工傷住院,承包商遲遲不肯兌現誤工費。去年12月,在與東坡區法院溝通后,卓小東通過“矛盾糾紛多元化解一體化平臺”的手機客戶端發起了在線調解申請。很快,卓小東與承包商在法院調解員的主持下通過視頻進行調解,不到1個小時就解決了糾紛。
  “矛盾糾紛多元化解一體化平臺”(以下簡稱“平臺”)的運行,是互聯網時代背景下,眉山法院探索構建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新體系的一個嘗試。作為我省唯一的最高人民法院訴非銜接矛盾糾紛解決機制改革試點地,如何利用信息技術,讓糾紛化解更智能、更便捷?一場探索正在眉山展開。

【更智能】
  面對多種糾紛解決方式,當事人如何選?平臺幫著“答疑解惑”


  “我們法院是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建設和案件繁簡分流機制建設全國‘雙示范’的東坡區法院,但法官人均辦案數仍然有增無減。”談起建設平臺的初衷,東坡區法院院長徐家雄這樣說。這并不僅僅是一家法院的問題,對我省許多法院而言,“案多人少”的矛盾始終存在。
  如何更好破解“案多人少”的矛盾?作為最高人民法院訴非銜接矛盾糾紛解決機制改革試點地,眉山嘗試把信息化手段充分運用于糾紛解決領域,用遠程智能技術為訴訟“瘦身”,并在東坡區法院試點研發了“矛盾糾紛多元化解一體化平臺”。
  “平臺并不是簡單地將原來的探索成果從‘線下’搬到‘線上’,而是最大限度地以人工智能引導糾紛分流,以大數據資源輔助非訴調解。”徐家雄介紹。
  據了解,平臺不僅在電腦上可以操作,在手機上也可以操作。記者關注東坡區法院微信公眾號后,點擊底端“智慧法院”就能進入平臺。在首頁上,記者看到,有婚姻家庭、勞動爭議、道路交通、民間借貸、物業糾紛等60余種糾紛類型。平臺整合了咨詢、協商、談判、調解、訴訟、執行、信訪等多種糾紛解決方式,同時將非訴訟糾紛解決網上辦案系統和法院辦案系統相融合。這意味著,不管是選擇訴訟途徑還是非訴訟途徑,當事人在平臺上都能找到相應的服務。
  多種糾紛解決方式,當事人該如何選?平臺也能“答疑解惑”。據介紹,當事人錄入相關信息后,系統能智能分析以訴訟或調解方式解決糾紛可能付出的金錢成本和時間成本,引導當事人選擇最適合的糾紛解決方式。如果當事人進一步選擇以訴訟方式解決矛盾糾紛,系統還可以根據當事人錄入的案由、訴訟請求、糾紛事實、證據材料等信息,向當事人進行敗訴率及執行到位率的風險提示。當事人若選擇調解,系統將根據對調解員信息的掌握和歷史調解數據的分析,為當事人智能匹配擅長調解其糾紛的調解員,供當事人選擇,再進行遠程視頻調解等。
  “平臺的智能化也為我們調解員提供了支持。”東坡區法院行業調解員夏文安告訴記者,他2013年就到東坡區法院擔任行業調解員,以前沒有這個平臺的時候遇到爭議大或復雜的案子要調解時,要費很大力氣查資料。現在這個平臺錄入了全省法院近200萬份生效裁判文書,以要素方式歸類整理了3000多條涉及婚姻家庭、勞動爭議等6類案件常用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條文。只要有案子分到調解員名字下,與這個案子相關的法律法規、同類案例、專家觀點等資料,系統會一并推送給當事人和解調人員,為調解提供精準參考。“在大數據的幫助下,也能讓我們的調解更準確、更公正。”夏文安說。

【更便捷】
  行政調解、行業調解、訴訟等環節能通過平臺緊密銜接,便于快速化解糾紛


  解決自己與開發商之間的矛盾糾紛,對卓小東而言并不容易。因為工傷,他出院后就回到老家重慶療養,身體也不便。在沒有平臺智能化在線調解之前,他只能本人或委托代理人到眉山參與現場調解,既費時間也費金錢,而且如果一次不能調解成功的話,他還要反復跑路。
  令卓小東欣喜的是,通過平臺,他沒有跑一次路就解決了這件煩心事。
  “這個平臺,對當事人而言,意味著可以‘遠隔千里解矛盾,足不出戶化糾紛’。”徐家雄介紹,平臺同時還實現了各調解主體和調解方式間的信息共享、銜接互補和成果互用,也進一步提高了糾紛解決效率。
  徐家雄舉例說,今年1月,眉山市交警二大隊道路交通事故糾紛調解中心在調解兩起機動車交通事故時,通過平臺邀請到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調解人員周蜀軍同步加入調解,僅用1小時成功調解兩件案件,并及時在線申請法院進行了司法確認。東坡區法院當日就出具了民事調解書并送達雙方當事人,使矛盾得到解決。“通過平臺,行政調解、行業調解、訴訟等環節緊密銜接起來了,各方配合之下,快速化解了糾紛。”徐家雄介紹說。
  實際上,這個平臺的投入運行,絕不僅是給當事人解決矛盾帶來便捷。
  “平臺可自動生成調解協議書,調解員只需進行必要審核即可送交雙方簽字確認,整個過程不到五分鐘。”東坡區法院特邀調解員唐明眉告訴記者,“別看只是制作調解協議書的環節,如果不能自動生成,可能需要半個小時,而恰恰是這段等待的時間,可能會出現好不容易調解好的案子,當事人又反悔、鬧僵的情況。”
  據了解,平臺201711月投入運行后,僅前兩個月各非訴主體就通過平臺成功調解案件640件,調解成功率86.02%,同比提升11%,其中當場調成率達92%

【更期待】
  如何將平臺的數據資源更好地運用于社會精細化管理,將是今后探索的方向


  平臺自201711月開通以來,已在眉山中心城區8個調解組織、3家公證處、2家仲裁機構部署使用。目前眉山正通過平臺的推廣,逐步實現對全市3000多個調解組織、20000余名調解人員及所有的公證機關、仲裁機構、人民法院的一網覆蓋、互聯互通,將社會糾紛解決資源最大程度整合利用。“隨著智慧法院建設的深入推進,將來人民群眾依靠互聯網技術將享受更多快捷司法服務。”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訴調對接中心負責人樊俊表示,“但探索不止于此。”
  樊俊介紹說,由于平臺幾乎覆蓋了所有解決糾紛的主體,集納綜治部門、人民法院依據平臺積累的大數據資源,根據這些大數據,相關部門可以準確掌握各區域糾紛狀況、糾紛解決成效、糾紛解決力量配置等情況,從而推動基層社會治理更加精細化。因此,平臺除了方便快捷智能化解矛盾外,其成功運行有著更深遠的意義。“如何將平臺的數據資源更好地運用于社會精細化管理,也將是今后探索的方向。”樊俊說。
  今年2月,東坡區法院以平臺為核心的信息化建設經驗作為我省唯一基層創新經驗被中國社科院編著的《法治藍皮書·中國法院信息化發展報告No.2 (2018)》收錄。
  探索成效初顯,但記者采訪中了解到,平臺也還存在社會知曉度不高,部分年齡偏大的調解員在使用軟件上有一定的難度等問題。對此,眉山法院表示,下一步,該院將在律師和當事人中加大平臺推廣力度,加大大齡調解員培訓力度,讓越來越多的當事人享受到平臺帶來的便捷服務。同時還會整合更多的社會解決糾紛資源,真正實現社會矛盾的統一分流化解。
  (為保護隱私,文中案件當事人均系化名)

 

短評
為訴訟“瘦身”,為群眾“減負”

陳四四
  作為我省唯一的最高人民法院訴非銜接矛盾糾紛解決機制改革試點地,眉山開展遠程智能化調解糾紛的探索,頗具現實意義。
  糾紛化解平臺從“線下”到“線上”,不僅能讓群眾少跑路或不跑路,當事人還可以通過智能輔助,預判糾紛解決結果,從而選擇適合的糾紛解決方式,這讓當事人對待糾紛能更理性,有更多選擇權,享受更為周到的服務。
  中央提出要健全社會矛盾糾紛預防化解機制,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眉山的這項探索,正是把中央要求落實到基層實踐當中。該探索以信息化手段為支撐,創新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不僅打通服務群眾的“最后一公里”,也讓矛盾糾紛的化解更為高效公正。
  為訴訟“瘦身”,為群眾“減負”。眉山的探索,是“互聯網+訴非銜接”的一種創新,是“訴非銜接”向“多元銜接”的轉型升級,能推動基層治理更加精細化。希望這項探索能增強其可復制性,惠及更多地方的群眾。


相關制度 工作動態 曝光名單 庭審直播 審判流程公開 裁判文書公開 案件查詢 網上立案
4场进球彩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