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场进球彩一等奖

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四川日報》整版報道眉山網格員助力法院執行的創新舉措 近萬“千里眼”強健執行“神經末梢”

古笑言  記者劉春華


  “調查結果:公司沒有經營,已經搬走了!”614日,經過實地走訪調查,洪雅縣洪川鎮陽光社區網格員楊姝用手機軟件向縣法院反饋了以上信息,同時還附上了走訪調查的照片。
  就在前一天,洪雅縣法院通過網絡向該縣網格服務中心發出提供被執行人財產線索的請求,請求網格員協助調查位于洪雅縣洪川鎮玉皇街的四川某動力有限公司是否仍在經營。
  從法院發出請求到網格員楊姝反饋調查情況,全程不到24小時。洪雅縣法院執行局局長黃松告訴記者:“網格員協助法院執行,極大提高了查人找物效率。”
  為進一步解決“人難找物難查”等執行難問題,去年起,省法院在眉山法院試點,依托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網格化管理平臺,發動網格員協助法院執行的創新舉措收到良好效果,今年3月,這一做法被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國法院推廣。近日召開的四川省第14次執行工作聯席會,強調要發揮全省10.3萬名綜治網格員力量,助力“基本解決執行難”。
  網格員協助執行到底破解了哪些執行難題?還可以從哪些方面進一步完善?近日,記者到眉山進行了走訪調查。
A
動力
  找人難的情況在基層法院執行中仍客觀存在,需利用網格員熟悉當地民情的優勢協助執行
  像楊姝這樣的網格員,目前眉山市共有9784名(包括兼職),覆蓋全市9915個網格,主要協助法院查人找物、見證執行、送達法律文書、調處糾紛、消除對抗、對被限制高消費的被執行人進行高消費情況動態監管等。
  “網格員協助執行,是對原來‘點對點’和‘總對總’網絡執行查控的一種完善和補充。”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韓勝介紹,法院執行難主要是指“查人找物難”“應對規避執行難”“財產查控變現難”和“有效管理難”。而破解“查人找物難”尤其重要,因為查人找物是執行工作的第一項任務,查不到財產找不到人,后續執行就無法進行。
  近年來,為了破解“查人找物難”,最高人民法院和省法院分別建成了“總對總”和“點對點”網絡查控系統,有助于解決查找被執行財產難問題,但找人難的情況在基層法院仍客觀存在。
  如何破解基層法院“查人找物難”?眉山法院利用省法院試點機會,利用網格員熟悉當地民情的優勢,彌補傳統執行方式的不足。
  “如果說網絡查控系統是專業化,那么網格員協助執行就是群眾化。建立專業化和群眾化相結合的查人找物體系,對破解基層法院‘查人找物難’,提高執行效率作用很大。”黃松介紹,洪雅縣有261名網格員,遍布全縣各個村(社區),這些網格員年紀輕、學歷高、熟悉現代網絡科技,最重要的是熟悉當地群眾情況。
  “哪家有錢哪家沒錢,哪家有履行能力哪家沒有,網格員都一清二楚。”黃松說,今年是“兩年基本解決執行難”決勝之年,網格員協助執行相當于給法院執行增加了一雙“千里眼”,讓查人找物變得更容易。
  在眉山市中院副院長彭惠琴看來,網格員協助執行也是緩解法院案多人少矛盾的一種探索。彭惠琴介紹,近幾年眉山法院執行工作案多人少矛盾突出,以2017年為例,當年眉山全市法院受理執行案件12336件,同比增長56%,而有了熟悉當地民情、具有人緣和地緣優勢的網格員協助執行,既可減少執行對抗,也能有效彌補法院在執行機制和能力上的不足,提高案件執行率和標的到位率。
B
推力
  案件辦理情況原則上3天之內網格員要回復,如果3天內沒有回復,就會被列為紅牌督辦

來自眉山中院的統計數據表明,今年1月至5月,眉山全市法院新受理執行案件5533件,發送網格員協助事項2693件,要求協助進行動態監管410件。網格員協助機制在一半以上的執行案件中得以應用。
  如此良好的合作背后,是一系列精心設計的運行機制。
  網格員在協助執行過程中,如何與法院保持高效暢通的聯系?韓勝介紹,眉山市所有基層法院都與當地縣網格化服務中心建立了網絡聯系,通過網絡快速發送協助執行指令和反饋協助執行的結果。
  洪雅縣網格化服務中心副主任王昱瀟詳細介紹了網格員協助執行的全過程:首先,由法院將需要網格員協助的執行請求發送到縣網格化服務中心。縣網格化服務中心接到請求后,發送到相應的鎮網格化服務中心,鎮網格化服務中心接到指令后,會發送到村或社區網格員的電腦和手機終端。在協助事項辦完后,網格員將拍好的圖像、視頻或相關依據證明,上傳到網絡并反饋給法院,并由法院最后確認協助效果。
  “所有的案件辦理情況原則上3天之內網格員要回復辦理情況,如果3天內沒有分配到專人辦理或承辦網格員沒有回復,就會被系統列為紅牌督辦。”韓勝告訴記者,眉山市綜治辦、眉山中院等相關部門聯合制訂了《關于推動網格員做好矛盾糾紛化解和協助人民法院開展執行工作的實施意見》,在全市范圍內就網格員協助執行事項、辦事流程、完成時限、工作考評等問題進行了統一規范。眉山市依法治市領導小組還將協助法院開展執行工作納入網格員工作績效考核。為了調動網格員協助執行的積極性,眉山將網格員協助執行等工作經費納入財政預算。各區縣采用計件獎勵,根據協助執行的案件難易程度,每件可獲得協助工作經費50500元不等。
  就在記者采訪的時候,更高效的協動機制正在醞釀中,彭惠琴介紹,目前,法院是通過網格中心的專網與網格員聯系。下一步爭取由執行法官直接推送協助執行信息到網格員手機APP上,減少執行信息流轉的中間流程,進一步提高執行效率。
C
有力
  網格員成為法院執行工作發達敏感的“神經末梢”,有效解決了執行工作中長期存在的人難找等“老大難”問題
  “從去年8月到今年5月底,全市網格員協助執行到位金額372萬元,有力促進了‘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目標實現。”韓勝說。
  戶籍在洪雅縣止戈鎮五龍村的張建國(化名)父子在云南做生意失敗,欠下執行申請人數十萬元債務,法院判決后父子倆一直沒有還款。洪雅縣法院執行干警在執行過程中發現,這對父子早就不在村里居住,電話也聯系不上。為了盡快找到張建國父子,洪雅縣法院向縣網格服務中心發出尋人請求。
  協助執行的工作由洪雅縣止戈鎮五龍村網格員徐亞琴完成。在五龍村出生長大的徐亞琴對村里的情況非常熟悉,她找到張建國家的親戚打聽情況,并要到了其兒子的電話號碼。張建國的兒子接到電話,聽說不還錢很可能被法院拘留后,第二天就趕回村里,在執行干警和徐亞琴的見證下,當面和執行申請人達成了分期還款協議。
  “在農村查人找物有別于城鎮,在城鎮很容易找到街道和門牌號數,不容易打草驚蛇,找人也容易。但農村是分散居住,找人要四處打聽,有時就算是被執行人和法院干警擦肩而過,也可能因為不認識而錯過。”黃松介紹,院里的執行干警曾遇到這樣的尷尬情況:執行干警在路上遇到一個騎摩托車的人,向其打聽被執行人家住哪里?騎摩托車的人回答不知道,然后飛快地騎走了。等執行干警好不容易找到被執行人的家時,才發現剛才的騎摩托車者就是被執行人。
  熟悉當地情況的網格員,讓法院找人變得容易。黃松告訴記者,有一次他帶隊去執行一個賠償款案件,到了當地村里發現被執行人不在家。被執行人在電話中告訴黃松,自己在周邊一個茶廠里指導制茶,過幾天才有時間給付賠償款。
  為了讓申請人及時拿到賠付款項,黃松請當地網格員帶路到茶廠去找被執行人。當被執行人看到法院干警順利找到他時非常驚訝,當場籌集資金支付了欠款。
  韓勝表示,遍布全市社區街道、山區村落的網格員,成了法院執行工作發達敏感的“神經末梢”,讓法院執行工作“耳聰目明”,有效解決了執行工作中長期存在的人難找、財產難尋、文書難送的“老大難”問題。
  “執行難問題不解決,被侵害的群眾利益就得不到救濟。”省法院執行局相關人士表示,今年是“基本解決執行難”決勝之年,充分發揮全省10萬余名網格員的力量協助執行,對攻克“基本解決執行難”,確保人民群眾的合法利益必將起到重要作用。

短評
  破解執行難需群眾化信息化并舉
□陳四四
  人難找、財產難尋、文書難送達,是法院執行工作中長期存在的“老大難”問題。我省在眉山法院開展試點,依托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網格化管理平臺,推動網格員協助法院執行。這一創新舉措值得點贊。
  眉山法院試點能成功,在于走出了一條群眾化道路。查人找物是執行工作的第一關,查不到人找不到財產,后續執行就無法進行。但在基層,尤其是鄉村,查人找物卻是一道難題。借力熟悉民情的網格員,難題往往容易解。同時,網格員協助執行還能緩解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有效避免因缺乏人手造成法院無法執行的窘境。
  群眾化為破解執行難打開了一扇窗,同時要看到的是,信息化手段的使用也要進一步增強。隨著網絡信息技術的應用日益廣泛,最高人民法院和省法院近年來分別建成了“總對總”和“點對點”網絡查控系統,解決了查找財產難的問題。實際上,信息化在執行工作中的應用遠不限于此。依托“互聯網+”的智慧,法院可與銀行、交通等眾多部門加強數據共享,對失信被執行人進行聯合懲戒,讓被執行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

今年是全國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的攻堅之年、決勝之年。希望我省各地法院能在“群眾化+信息化”的道路上繼續探索,破解執行難“最后一公里”的問題。


相關制度 工作動態 曝光名單 庭審直播 審判流程公開 裁判文書公開 案件查詢 網上立案
4场进球彩一等奖